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社会 > 热点正文

今日上海拖死交警司机被判无期 司机讲交警拖行78米致其死亡(图)(5)

2015-12-29  红色军事网(www.hsmil.com)   字号:T | T

  但对于交通违法行为,我们又很态度一致,要严厉处罚。茆盛泉对工作认真负责,每天晚上吴中路虹许路都非常拥堵,“这个路口没有民警指挥,整个吴中路都会瘫掉。因此,虽然到了下班时间,茆盛泉和同事每次都是自觉自愿地多干半个小时。“而让包括叶艇在内的很多同事,都无法接受的是,命运似乎对茆盛泉家人太过残酷。“今年1月,他丈人脑溢血离世。他没有请过一天假。当时,我参加了葬礼。现在,两个月不到,我又要去参加葬礼……让我们、让家人,如何接受?”

  他一直是执着的执法者

  茆盛泉值守的虹许路吴中路可以说是整个中队辖区内,路况最复杂、车流最密集的路口。“平峰时候在路口附近道路巡逻,高峰时必须在路口疏导。”吴中路虹许路的早晚高峰时间又格外长:7时-9时30分,12时至14时30分,16时45分-20时。

  “这个路口民警的工作强度非常大,安排的都是责任心很强的民警。”闵行交警支队二中队长队长康晓斌最后一次见到茆盛泉,是事发当天中午。“12点多,他上岗前,我还特意问了他老婆的情况,他说快要生了,最近状态挺好。我还特意恭喜他。”康晓斌哽咽道,“在医院,看到他一夜间苍老的父母,还有挺着大肚子的妻子,我们根本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。”

  在他眼里,茆盛泉是一个执着的执法者。半年前的一个下午,茆盛泉在虹许路、吴中路路口曾拦下一位违法司机。司机一开始求饶,然后态度非常恶劣、百般刁难。但是茆盛泉不放弃执法,耐心说法,最后花了半个小时把违章处理掉了。“他对每一起违法都是认真严格,不会因为外界的干扰而轻易放弃。”工作多年,茆盛泉多次因为工作成绩突出,受到嘉奖,曾经在“五类车”整治中被评为优秀个人。

  康晓斌说,严格来说,他也是事情的目击者。“当天5时35分,我在中队的指挥室里,当时我还拿电台叫他。吴中路是标准示范岗,我简单提醒了一下手势动作要规范。几乎就是我挂断电台的两三秒后,事情就发生了。”康晓斌说,他们在监控中,清楚看到茆盛泉明确打了直行手势。“司机不按照民警指挥进入导向车道,未按箭头方向行驶。”

  对话嫌疑人

  “没想过要故意伤害他”

  12日凌晨3时,打扮入时的孙某坐在闵行区虹桥派出所的审讯室内,签署《传唤证》时,握着笔的手有些颤抖。

  记者:昨天是要去哪里?

  孙某:约了朋友6点在人民广场碰头,高峰堵车了,有些晚了。

  记者:当时为什么非要冲过路口?很赶时间吗?

  孙某:其实我并不着急,并没有太着急。

  记者:平时是一个容易生气的人吗?

  孙某:应该不算,就还好吧。

  记者:当时的情况是怎么样的?

  孙某:我当时想要左转弯,到最左边的车道。因为前面一个路口我是右转进入吴中路,这段路太短了,来不及马上转到左转的车道。后来,民警就在路口不让我转进去。

  记者:你认为民警阻止你不对?

  孙某:我觉得他是故意刁难我,执法有偏见。

  记者:当时你觉得你的两个违法行为,是合理的?

  孙某:第一个是越过了直行车道的停车线,那时候其实我是想左转的。后来警察来制止,我就倒回去。第二次我想开到转弯车道,但他不让我走。当时车速还很慢,他用了指挥棒。

  记者:你没看到地上的导向标识?

  孙某:没有。

  记者:没看到,难道不应该听交警指挥吗?

  孙某:我知道我在直行车道。但吴中路我一直走的,平时很多车都是这么左转的。有一次,交警引导我也是这么走的,我就觉得这样没事。那时候觉得民警的执法有问题,有抵触情绪。

  记者:难道你不知道特殊情况下,交警进行疏导的路线,和平时是不同的吗?

  孙某:现在知道了。当时没有意识到。

  记者:那你为何被交警拦下后,还要踩下油门强行左转?

  孙某:我想要转过来靠边再理论,但是为什么油门踩那么大,我也说不清,就一下子踩了,太乱,无法控制。就觉得你干嘛盯着我、刁难我,这么多车子,为什么偏偏找我。

  记者:然后你就开走了,还是停下来了?

  孙某:开出去100多米吧,我好像听到交警叫了一声。开出去之后发现后面好多人围着,我感觉我闯祸了。就停在了路边,我下来了。

  记者:现在后悔吗?

  孙某:(反复捏着手中的一次性塑料杯,茫然、发呆、叹气、抚额……)特别特别后悔,我宁愿今天一个人在家睡觉。哎……

  记者:有什么想对民警说的?

  孙某:我真的没有任何故意要伤害你的意思,没想到会有这个后果,真的,特别特别……(手上拿着传唤证)

  记者:知道这个意味着什么吗?

  孙某:知道,现在我特别乱,不知道说什么。

更多